当前位置:首页 >> 教师频道 >> 教育研究
南芬中学·孙超·教学感悟·《为师当有宽容心》
日期:2017-12-27    来源: 本溪市南芬中学    作者:鲍旭   浏览次数:680

闲来无事时,偶然间翻开办公室里的一本中国德育杂志上这样一篇报道,标题是《为师当有宽容心》里面讲述的是这样一件事:上个世纪初,教育家徐特立在长沙师范当校长。一天,在图使馆的窗户上出现了这样一段打油诗:“特例狂涛海浪中,宝刀血溅首元龙……黄竹狂涛鸡犬喧……”不言而喻,诗中的“特立”指的是校长徐特立,“首元龙”“黄竹村”指的是首元龙和黄竹村两位老师,胆敢戏弄校长、诋毁老师,真是无法无天,师生们无不气愤,跑到徐特立那里告状。首、黄两位老教师更感到伤心和气愤,认为这是在侮辱师长,有失道德,要求徐特立严加惩处。

徐特立却没有烦恼,也没有对孩子横加指责,而是真诚地和他们进行了交流,指出了他们诗中显露的才气,并语重心长地劝慰他们将聪明才智、写作技能用到正道上来。同时,也教育他们,对老师应该要尊重。孩子们感于校长的真诚,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主动向老师们道了歉,并在校长的支持和鼓励下,办起了“窗户报”。徐特立每天晚上都要提着灯笼到阅览室阅读,遇见好的文章他就摘抄下来,发表在《教育周刊》上。这样一来更调动了学生们的积极性,个个跃跃欲试,人人奋笔疾书,写作热情空前高涨,再后来,为首的那个顽皮孩子成了我国著名的剧作家,他就是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即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》的词作者——田汉。面对孩子的“犯上作乱”,徐特立为什么没有发怒?那是因为在徐老的眼里,孩子就是孩子,骂老师不过是孩子们的恶作剧而已,无论多么地出言不逊,其实并无多少恶意,不值得生气。若是生气,岂不是把自己和孩子置于同一水平线上,失去教师的风范。

回想参加工作的六年中,自己有没有和学生们生气的时候,还真是有过,就最近一次来说吧,那是上学期期末时发生是事情,我在进行期末复习时,时间很紧就差几天就考试了,所以我就领着学生一个题一个题分析再记忆,可是一个平时学习不错的孩子,就当着我的面做起了其他学科的功课,根本就没听我讲什么。说实话,要是平时我可能就不管了,我上课时一般讲完课堂内容我就会让他们做一做主科作业,给他们充足时间,别耽误主科成绩。可是那天是快考试了,我真的很着急,可是看他不急不慢的样子真的很生气,我就问他,“你都会了么?”要是都会了你可以做其他科的题,要是还不会就赶紧背背历史。”谁知道他来了一句“不会啊,背那个有啥用?”并且还是不以为然的态度,当时我真是要气死了,怎么有这样的学生,下课后在办公室还和其他同事表达了我的气愤,当时真的决定以后再也不理这个孩子了。随着时间流逝,几个月过去了,我其实已经快忘了这件事了,并且这个孩子看见我还会主动打招呼。看着这篇报道我真的在深深的反思自己,当时自己的想法确实太孩子气了。

作为老师,我应该清醒地认识到,学生不是成人,他们是孩子,孩子的思维和成人是不一样的,特别是中学生,正处于心理叛逆期,他们不但会与教师对抗,也会同家长对抗。可能当时那个孩子就想和老师对抗,就想逆着老师呢,作为老师是不是该及时疏导,而不是像个孩子一样和学生真正的生气呢。对于孩子的“犯上作乱”,我们即使没有徐特立老先生的睿智——将错误升华成伟大,也应学习徐老的大度包容,宽容孩子,用真诚打动孩子,用尊重赢得尊重!